您好,欢迎来到天津滨海律师咨询网,赵治国律师为您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咨询热线:13802001907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辩护 > 经济职务 >
“爸,我嫖娼被抓了”诈骗集团如何进行诈骗?
时间:2016-10-04 19:11来源:滨海新区律师咨询 发布人:天津塘沽律师事务所点击:
在台湾有这样一个集团,它把分店开到六大洲,除了南极各大洲都有它的足迹,它对大陆的渗透堪称无与伦比,几乎每台取款机都是它谋利的工具。 靠着大陆市场,它在台湾不景气的经济中一枝独秀。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它在大陆的年营收达107亿人民币,2015年更

在台湾有这样一个“集团”,它把“分店”开到六大洲,除了南极各大洲都有它的足迹,它对大陆的渗透堪称无与伦比,几乎每台取款机都是它谋利的工具。


靠着大陆市场,它在台湾不景气的经济中一枝独秀。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它在大陆的年营收达107亿人民币,2015年更增长整整一倍达到220亿之巨。更令人“羡慕”的是,它的成本还很低,几乎是无本万利。

在它的启蒙之下,一个罪恶的产业也迅速在大陆崛起,并飞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据有关统计,其“大陆徒弟”已相当于陆军总人数,“年产值”超过千亿人民币。

它就是臭名昭著,罪恶滔天的台湾电信诈骗集团。过去几十年,它被人人喊打,但却越打越旺盛,直到今天成为全球最大诈骗集团之一,而且丝毫不见颓势。

这个肮脏的罪恶集团,为何能拥有如此顽强与旺盛的生命力?我们来深入研读两岸权威媒体及公安机关的有关披露信息,为您揭秘其背后令人惊叹的运作与管理。

 

从软到硬,永无止境地创新

 

“恭喜你,你中奖了”“猜猜我是谁”“爸,我嫖娼被抓了”“你的儿子在我手上”“想想你最近得罪过谁,有人要花20万买你一条腿”“小王吗?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一趟”“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你涉嫌一宗洗钱罪”……

如果您至今没有接到过这样的电话,别着急,很快您就会接到了。这是台湾电信诈骗集团的生意开场白,每个开场白的背后都藏着让人倾家荡产的戏码。

很多人以为这些东西只能骗到知识和见识相当有限的人,但事实上,很多专业人士甚至达官贵人都曾掉进它的陷阱。华商韬略这里就有几个典型:

2015年12月29日,贵州省黔南州都匀开发区建设局财务主管兼出纳杨某,突然接到“农业银行总行法务部人员”的电话,要求其配合“上海松江公安分局”的调查。一番“惊心动魄”之后,杨某通过单位资金U盘转出了公款1.17亿元人民币。后来的调查发现,这个电话来自乌干达,这笔钱已转给台湾诈骗犯。

今年3月17日,东莞市大朗财政局出纳叶某,被台湾电信诈骗集团冒充公检法人员骗走公款1786万元;之后不到一个月,山东沂源县交通运输局的出纳任某,又被台湾骗子冒充的警察叔叔骗走了1566.8万元人民币的公款。

公款之外,个人被骗到倾家荡产乃至丢掉身家性命的也是大有人在。在台湾本土,从政府要员到演艺明星,很多我们认为不应该上这种当的人都曾掉进这样的坑。

2013年5月,台湾经济学家、马英九政府的“经济部长”尹启铭接到威胁电话,称儿子被绑架要他拿钱换人。起初他不信,但对方一字不差地报出了一系列数据之后,他马上慌了神,最终连续汇款两次,被骗走120万新台币。而台湾前中研院副院长刘翠溶接到假检察官电话,指他涉嫌贪污公款要监管他的账户,也是先后被骗2127万新台币,很有很多明星,更是被骗后还替骗子保密。

为什么这么多聪明、见过大场面的人,都会上电信诈骗的当?答案首先藏在台湾电信诈骗集团持续几十年对“产品”与“业务”精益求精的研发创新里。

从20世纪90年代的“你中奖了”到如今的冒充公检法,20多年来,台湾电信诈骗集团的经营一直在持续创新。这些创新,既包括对诈骗剧本、沟通话术的完善与升级,也包括对设备设施以及作业方式的改进与提升。

华商韬略综合公安机关披露的案情发现,如今的电信诈骗集团,都高度重视“产品”与“业务”创新,甚至有专门的队伍,长期负责研发新的骗术,研究新的通讯技术和金融手段,同时还大量购买居民个人信息并结合大数据处理,不断提高诈骗的可信度、可行性和精确性。

顶尖的诈骗集团,甚至是以抄袭别人为耻的创新引领者,他们不断根据国计民生的最新趋势,通讯技术和方式的更迭,甚至结合当下最新的时政热点,推动着诈骗剧本和话术的研发创新,也引领着整个行业的转型升级。

经过多年的进化,如今的诈骗集团除了人人装备有经典耐用的“拳头产品”,如猜猜你是谁,我是公检法等,不少还已进化到可以根据时政热点快速推出新产品的本领。比如新近的王宝强事件,事发不到2小时便已有诈骗短信问世,设备方面,更已进化到几秒钟就可以给上万人拨打语音电话或发信息的水平。

 

洞悉人性与心理是诈骗集团创新研发的基础学问。根据案情披露,很多诈骗集团都把《厚黑学》等著作当经典教材,法制节目也是其重要的参考资料。这些年下来,他们找出了实施诈骗的六大主攻心理,包括:好奇、恐惧、贪财、好色、怕麻烦、乐于助人。在此基础上,他们观察生活,坚持创意研发来源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不断将骗术变成一门高超的学问。

与卓越的企业经营者一样,诈骗集团还特别重视“消费者”的反馈,强调根据“顾客”反馈来检讨自己的产品。在改进细节上,其追求极致的精神甚至比很多顶尖企业还要来得霸道。一旦有更好的主意,哪怕是一句有助诈骗实施的话,甚至一个词,他们就会马上改进;而一旦一个主意被证明可行,他们就会快准狠地出击,最大化的将创新成果应用到极致。

 

管理比世界500强还要强

 

光有好创意和好产品还不行,台湾诈骗集团真正厉害的,还在于它有组织、有纪律,比公司化还要公司化,甚至比世界500强还要强的管理。

遍布全球的机房,是诈骗集团打电话发信息实施诈骗的主战场,也是他们的生产基地。从这个基地,可以见识到诈骗集团令人叹为观止的执行力。

根据公安部门披露的信息,诈骗集团的机房一般拥有30到40人的规模,每个机房成本约为200万到300万元新台币。为安全起见,所有机房普遍以独立别墅的形式运营。机房管理与作业员,包括电话机、录音笔等作业工具,都从台湾带过去。房子一租下,一天之内便可完成一个作战室的搭建与调试。

诈骗集团对机房的管理,从人员配置到纪律的贯彻,从业务执行到检讨都做到了很多优秀企业都不能企及的极致。

为了安全,这些机房除个别会找地头蛇加盟,一般都是全台湾人建制,包括厨师都是台湾带过去,有的机房老板追求生活品质,还会到大饭店挖主厨随行。每个机房的寿命一般3个月,一旦开工,手机、证件等全都上交集中管理,每周只能通过社交软件与家人报个平安。除了厨师之外所有人不得离开机房半步。3个月时间一到,无论成败,则马上作鸟兽散,消失于无形。

这种制度相当不人性,但所有人员都会绝对遵守,因为他们到这里之前已接受过严格培训,也清楚大家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才从四面八方走到一起来。甚至他们还会相互监督与批评,因为谁也不想“出事”。

一、二、三线作业员,是机房的核心生产力,他们构成了流水线一样的诈骗作业程序,也是诈骗集团实施诈骗的最重要流程。

所谓的一线主要是负责撒网并第一个出面招待上勾的鱼儿。好比你接到语音电话,抱歉地通知你的航班已取消,按8可改签或退款。当你一按8,那边就出来一个人想尽办法套住你,那个人就是一线,他们资历最浅,数量最多,占整个队伍的70%。一旦你接下他的话茬,二线就会出来,这是个更厉害的角色,他会冒充一个增加你信任的新身份,继续挖坑给你,挖着挖着,就会出来一个更狠的角色,也就是三线继续跟你装神弄鬼,给你最后一击。

+

整个过程,三套人马紧密配合,把各种角色演得活灵活现,很多人一旦掉进圈套,往往就会哪怕有人提醒,也要争分夺秒地按照他们说的去执行。

这一二三线能把戏演好,靠的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修炼。

为了功夫练到家,诈骗集团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建立了一整套先进的培训体系和管理制度,这套东西甚至强大到,社会小杂皮走进去,都能通过培训首先照本宣科,继而熟能生巧,再而巧舌如簧,骗人不打草稿。

在“优秀”的诈骗集团,新进人员上岗都会首先接受包括洗脑、规章制度、剧本话术、方法论在内的完整培训与“洗礼”。诈骗集团特别重视思想教育,不但要求阅读《厚黑学》等经典,还会进行一系列颠倒黑白的洗脑工程,激发成员对社会和有钱人的仇恨,对诈骗行业的“正义感”。

曾经,有个年轻的女生被抓到,虽然她还只是一线,但却已被洗脑到三观全非。直到被审讯时,她也不认为自己犯了多么了不起的罪,甚至跟人讲道理:这个世界,说穿了,不是骗人,就是被骗,太天真的人没有办法生存。

她声称最大的坏蛋,是那些道貌岸然,背地里不知干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的达官显贵,强调社会上的钱被与其这些坏蛋骗去骄奢淫逸,还不如被她们骗来救济她们这样的穷人——罪恶摆到面前,她依然保持自己的道德优越感。

一旦新成员的思想被改造好,诈骗集团就会对他进行更具体的业务培训。这包括:背诵、抄写、默写各种骗术脚本,熟悉各种工作应用场景,并掌握各种临时情况发生之后的应急预案。这些都做到家了,口试、笔试双双过关的新成员才可以正式上岗,“服务”客户。否则就继续培训或遣送回乡。其活儿之细腻、要求之严谨,可以说比很多世界500强还要强。

更让很多企业自叹不如的,是诈骗集团对业务执行的绝对军事化管理与精益求精。

张瑞敏曾在海尔推行一项文化:永远要战战兢兢,永远要如履薄冰。他教育各层员工,只有始终保持强烈的忧患意识,才会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他还引入“OEC”管理法,也叫“日日清”管理法,全方位地对每人、每日所做的每事进行控制和清理,做到“日事日毕、日清日高”:今天的工作今天必须完成,今天的效果应该比昨天有提高,明天的目标要比今天的目标高。

台湾诈骗集团一定不如张瑞敏能形成自己的理论,但他们却可能是比张瑞敏还要更彻底的执行大师。以业务执行与改进而论,想必海尔也做不到每天“全体都有”亲自出席的研讨会,因为他们就是想这样,实际情况也不支持,比如有人可能出差或请假,但在军事化封闭式运行的诈骗集团,他们做到了。

诈骗集团的机房工作不但属于劳动密集型,每天至少在线10小时,而且还是智慧密集型,并且是真正的集体智慧。每天下班,他们都要组织全体员工灯火通明地头脑风暴——不但要总结当天的成败得失,还要根据录音对关键对话字斟句酌地分析。今天哪句话特别管用钓到了大鱼,哪句话不小心把上钩的鱼惊醒了,都要重温现场,复盘检讨:好的经验要发扬,不好的要立刻改进,而且当晚就要想出新对策,新句子,黑纸白字写下来,明天全体执行。

这样的业务研讨与交流会,机房骗子们常常一开就是几个小时。境界高的,甚至还把它当成是每天最大的娱乐——大家彼此交换得意的事、出丑的事,搞笑的事,严肃活泼,团结紧张,为了骗到大陆人的钱,不辞辛苦,其乐融融。要是能想出一个成功的新点子、新句式、新词汇,就是更大的乐趣。

因为这样的会每天都在开,话术和脚本每天都在升级,而机房人员也经常在世界各地轮流作业,分享成果、探讨经验。所以到今天,连最牛逼的诈骗集团也不敢吹牛逼,他们骗人的本本完全是自己的原创。如果你有幸打开一个诈骗集团研发或前线作业人员的记事本,那上面密密麻麻记着的,全是骗人的心得与体会,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不能申请原创,也没有什么专利保护,但这并不影响诈骗集团以最大的力度来推动剧本与话术的创新,以及创新成果的普及。因为电信诈骗集团的创新,是真正被逼出来的创新,是不创新、就要死。现实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有人以为这种挣钱模式很轻松,抱着发财梦想窜腾一帮人想干一票,结果自己不能再创新,不但没挣钱,还因功夫不到位被抓现行,赔了夫人又折兵。

除了培训有方,管理严苛,做得好的诈骗集团还有自己的信仰与文化。台湾曾经抓到一个诈骗集团的首脑,他的父亲是经营佛堂的修行人,他自己也信仰宗教,手上脖子上都是佛珠子。台湾警方说,这些诈骗集团的头头脑脑都非常迷信,办事前会先给菩萨烧香求保佑事业平安。这个老板把机房设在印尼,台湾警方通过对他的长时间监听和监视发现,这哥们某次去印尼考察机房运作状况时,还曾半夜12点赶到高雄去拜神坛,算卦问计。

包括机房一、二、三线人员,也都有自己的“信仰”。很多海外机房都供着从台湾带去的神灵,每天作业时,甚至作业中都会拜一拜,祈求发财健康,骗人顺利,不少人甚至拜关公,张扬侠义,而且态度虔诚。电话是机房的发财工具,所以机房还普遍流行一个文化,无论如何不能摔电话。谁要敢摔电话,机房老板就会摔他。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一些诈骗集团的首脑还热衷做慈善,不但救穷扶弱,而且水灾、风灾、火灾时都捐款,有的甚至大行国际慈善,给日本海啸捐款。这也让跟着他们骗,跟着他们走的骗兵骗将,行起骗来更加理直气壮。

因为越来越认识到这是一个完全靠人的生意,很多诈骗集团的老板如今也是以人为本,以德服人。一些诈骗集团专门设立人才培养中心,新人进来时,不一开始就强人所难,而是“温和地进入良夜”,慢慢洗脑,慢慢使其适应。

对成员的待遇和晋升,诈骗集团也是越来越充分考虑,并建立起一套赏罚分明的激励体系,比如一、二、三线,分别拿5%、7%、8%的提成,几乎已是行规,在一、二、三线历练到位并且有一定积累的人,诈骗集团则会提拔他们内部创业,做新机房的老板,从雇佣变成合作关系。

《速度与激情》曾经有句话叫:用他们的欲望去管理他们。这也是诈骗集团团队建设的着重点——既以人性的贪欲激励人,也用人性的恐惧约束人。前者,让他们越来越像治理完善的公司,后者则让他们越来越像黑社会,再加上丰厚的利润也吸引越来越多真正的黑道拥抱这个新生意,所以,今天的台湾电信诈骗集团,基本上都已成了公司与黑社会的合体。

 

还有一个情况值得分享:干诈骗的人普遍都是低学历、苦出身,但这些年的实践证明,这些放到正常工作中可能什么也不是的人,却有不少人都通过在诈骗集团吃得苦中苦的“学习与修行”,成了精通信息科技、金融知识等高科技犯罪知识,而且能在业内长袖善舞、呼风唤雨的人。

+

由此可见,若真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再差的人超越自我也是有可能。常常遇到一些以好人自我标榜,但却觉得自己还活得不如他眼中的傻子和骗子,并因此纷纷不平的人,我想他们可能从来就没有去思考一个问题:在对目标的执着与认真上,自己是不是连傻子和骗子都不如?

好人,也要好得有力量。坏人很多的机会,就是因为好人不够力量给提供的。

 

罪恶为何生生不息?

 

台湾电信诈骗集团造就了不少亿万富豪,很多千万富翁,他们开豪车,住豪宅,过着奢华的生活,有的还洗白成为社会名流。同时,他们每年从大陆卷走上百亿然后消化在台湾,某种程度上,也可说是贡献了台湾的经济。

但他们的“成功与贡献”背后却是数不清的罪恶,有人因为他们倾家荡产,也有人因为他们丢掉性命。台湾虽然分享了上百亿的“收入”,但却也几乎背着全球电信诈骗总部的名声,从政府到民间,都对此深恶痛绝,不堪其恶。

过去几十年,台湾电信诈骗集团是人人喊打而且越来越严打,但至今依然越打越旺盛,甚至成为全球“标杆”。它这么罪恶,为何如此生生不息?其自身的风险管控,以及台湾政法的温床,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

经过这些年的演变,台湾诈骗集团的风险管控已做到惊人的程度。除在业务执行前端通过机房分散、隐秘作业,并以高科技和严管理提高安全性,他们更以上下游的分工、合作,各环节的独立与断点,以及全球化的业务布局,大钻法律与执法的漏洞,最大限度地保护着自己。

台湾电信诈骗集团起源于台湾,最早也只“服务于”台湾。台湾深受其害并加大打击之后,他们将机房窝点搬到大陆继续向台湾民众行骗。过程中,他们发现大陆比台湾还好骗,市场还要大,于是调转枪口,改为在大陆骗大陆,或将总部转回台湾,专门针对大陆居民行骗。

再之后,台湾、大陆一起加大打击,他们则把机房搬到海外,尤其是没有足够能力抓到他们的地方疯狂作业,并利用后来出台的大陆银行卡可在台湾自动取款机提现的新政策,将大陆骗到的钱在台湾变现,进而形成了今日“总部在台湾,机房在海外,专骗大陆人,回台湾变现”的新局面。

华商韬略(微信ID:hstl8888)掌握的数据显示,通过这种全球化的布局与扩张,台湾诈骗集团的“分店”已开遍全球6大洲,从美国、加拿大到希腊、澳大利亚,从巴拿马、巴拉圭到肯尼亚、乌干达,除了人迹罕至的南极洲,都有他们的足迹和生意。

这种总部、机房以及诈骗对象的区域分割,不但让诈骗集团很难被连根拔起,因为你很难让几个国家与地区联合起来为一桩电信诈骗案紧密配合,不能全部紧密配合,你就很难找到他们犯罪的完整证据。甚至到最后,即使你找到了这些证据,也不知道到底要按哪个国家(地区)的法律来裁决他们。

除利用地域分散钻法律漏洞降低风险。台湾诈骗集团的产业分工也越来越细,而且每个环节设立防火墙,从源头上再降低出大事儿的可能性。大多数台湾诈骗集团如今已做到,任何一个机房或其他据点出事,其他环节都可以快速应变,马上断联,进而确保整体的安全。

在分工合作模式下,台湾诈骗集团甚至已形成有人专门负责人才招募培训、有人专门负责开机房、有人专门处理财务和现金流,上下游完整的产业链,而且层层发包,相互支援与分工,拱卫着整个台湾诈骗业的“繁荣根基”。

车手集团的发达是台湾诈骗集团产业分工的一个典型象征。车手们不负责诈骗,只一门心思地研究,如何把诈骗集团骗到账上的钱安全而快速地变现。2010年,台湾开放银联卡可以在本地ATM取现后,诈骗集团将消化大陆受骗者的账款主场转移回台,以此资金安全性,加大大陆诈骗案的赃款追查难度,也加速了车手集团的专业化发展。

目前,台湾车手集团已经成为“公共服务部门”,可向任何诈骗集团接单。公安部门披露的一则信息显示,在一起金额达3800多万元的案件中,与诈骗集团合作的车手集团竟然动用3607张银行卡,在20小时内就通过台湾的797台取款机,将这笔钱变成现金装进诈骗集团的口袋。

除了车手集团,在整个行业的蓬勃发展下,包括机房这样的作业中心,也都在朝着专业化的方向发展。很多海外机房如今已经变成可同时为多个诈骗集团实施诈骗作业的“代工厂”,而不再是某个诈骗集团的附属。

甚至,机房作业人才的培训与招募也被独立、专业化。为了安全,机房人员一般3月一轮换,3个月任期结束,他们会回台湾休假疗养,告别过去的繁忙与压力,尽情释放一段时间。释放得差不多,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他们又会重新组团,开赴下一个战场。团组来组去之后,有人想到,何不专门做为机房提供诈骗人才的生意,然后一个新的细分行业就这样诞生了。

通过这些步骤,台湾电信骗子真正把电信诈骗做成了一个产业。在这个产业中,有人主打设计与营销,有人负责代工制造,还有人提供配套服务。如果你想在这个行业创业,只要你敢作敢当,一切都有人替你“代工”:你要找骗子,有人专门提供;你要建机房,有人专门提供;你要洗钱变现,还是有人专门提供,甚至,你要诈骗剧本和方案,也有人提供给你。当然,你也要跟这些人利益共享,付给各个环节应得的“服务费”或“代工”佣金。

除了通过这些手段为自己建立了足够安全的屏障,台湾当局对诈骗集团一直在打但却始终打得不重的治理,也为诈骗集团的野蛮生长提供了温床。

直到今天,台湾对电信诈骗案的处罚力度也是相当有限。按台湾的法律,电信诈骗犯最多也就被判刑7年,而过往的案例往往是拘留一段后就被无罪释放。2011年6月的一次跨境联合打击行动中,两岸一共抓获台籍诈骗嫌犯472名,最终,一些人在台湾被审判,一些人则被大陆关押裁决。判若云泥的是,台湾的审判中,只有一人被判1年,其余都是缓刑或交钱了事。但在大陆,有的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其他也都至少被判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更令众多台湾同胞都不接受的是,当大陆加大力度打击台湾诈骗集团,与一些海外国家合作办案,将台湾骗子逮到国内处罚时,台湾一些政客居然以所谓的“台湾有人权”要求放人,甚至叫嚣要“骗光大陆的钱”,变相替台湾诈骗撑腰,进而也助涨台湾诈骗集团的嚣张气焰。

今年4月,8名台湾骗子在肯尼亚犯下电信诈欺后,被肯亚法律宣判无罪,大陆警方出手将带其回就曾遇到不少杂音。甚至包括马英九都站出来替骗子说话,谴责大 陆“侵犯人权”,隔空喊话大陆应该马上放人。一些台湾媒体也借此炒作,认为这是大陆在“矮化”台湾、“绑架”台湾人,似乎丝毫不觉“十个湾湾九个骗,还有一个在训练”是台湾一项值得商榷的“荣耀”。

这些堪称不要脸的言论不但被大陆网民臭骂,也在台湾被民间谴责,但台湾当局却鲜见检讨与改进。

 

深受其害的大陆,自然不会因为这些杂音就手软,而且出手更加频繁更加硬。据统计,到今年5月,大陆公安机关就已通过国际警务合作渠道先后捣毁肯尼亚、马来西亚等多处境外诈骗窝点,押解174名犯罪嫌疑人回国,其中,除少数被招募进去的大陆人,绝大多数都是台湾骗子。

但如今,台湾诈骗集团对大陆的危害已远远超出其本身的伤害力,虽然他们的伤害力已经足够大。在台湾诈骗“师傅”多年以身作则的启蒙之下,这些年,大陆本土的电信诈骗活动也越来越多,且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之势。

最显著的升级特征是,台湾骗子往往是设定一套标准骗术,大海撒网愿者上钩,而大陆骗子很快将这一作业模式转型升级到了首先掌握大量居民信息,然后对症下药精准诈骗的新境界;台湾骗子主要依靠语音电话及短信作为手段,大陆骗子们则快速将其升级到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更加防不胜防。同时,大陆骗子也开始效法“台湾师傅”,进军海外进行国际布局,而一向只要有钱挣就一窝蜂上的风俗,更让大陆的电信网络诈骗很快成为一支规模庞大的部队,并逐渐形成了一张张产业合作网。

据网络诈骗举报平台——猎网平台去年底发布的《现代网络诈骗产业链分析报告》统计,在大陆,从事网络诈骗产业的人数已超过百万之众,“年产值”超过千亿元人民币之巨,骗子们的人均GDP远超全国平均水平。

与台湾一样,整体环境的宽松也是大陆电信及网络骗子快速崛起的前提。不同的是,台湾是对诈骗集团的打击不力,而大陆则是从源头就滋生着犯罪的土壤。

 

罪恶的帮兄包括:对电信诈骗活动,甚至长期存在的“骗子专用号段”熟视无睹的电信主管部门和电信运营商;一些掌握着大量个人信息的政府和企业机构,对这些信息保密不严,甚至非法出售给骗子们。

台湾骗子让我们的手机成了“手雷”,大陆骗子则让我们上个网也一不小心掉入诈骗陷阱。如何才能不上这些坏蛋的当?恐怕最终会搞成:不再相信任何电话和网络中的人,尤其是当他说他是公检法。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津公网安备 12019002000122号

赵治国律师

咨询:13802001907

QQ:364006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