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津滨海律师咨询网,赵治国律师为您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咨询热线:13802001907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业务 > 律师看法 >
吸毒上瘾有多难戒?只一次,你就玩完了
时间:2017-03-26 20:27来源:滨海新区律师咨询 发布人:天津塘沽律师事务所点击:
知乎有一个问题,叫:吸毒上瘾有多难戒? 回答有700多条。 大家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经验,告诉我们戒毒的艰难。 以下是这个问题的精选回答。 希望这篇文章,能挽救一些人于迷茫,使大家免除侥幸心理,真正认清一个道理: 海洛因是无法彻底戒除的。 海

知乎有一个问题,叫:吸毒上瘾有多难戒?

 

回答有700多条。

 

大家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经验,告诉我们戒毒的艰难。

 

以下是这个问题的精选回答。

 

希望这篇文章,能挽救一些人于迷茫,使大家免除侥幸心理,真正认清一个道理:

 

海洛因是无法彻底戒除的。

 

海洛因成瘾人员的复吸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无数专业人员告诉我们:沾上海洛因的人,大多都是生不如死,最终死于吸毒过量。

 

朋友,切记:珍爱生命,远离毒品。一沾,万劫不复。

 

 

01.

 

我给你讲讲吸毒的人吧。

 

我干了十年戒毒所,可能见识短,我遇到的那些人,不管当时心多诚、立什么样的誓、对自己下多大的死手,彻底戒毒成功的,一个也没有。

 

我希望我能见到一个。但,没有。

 

 

02

 

一次粘毒,一生想毒。

 

当你从药瘾中醒来,目的地就是地狱。而且,当一个人毒瘾发作,他的意识即已无法控制他的肉体,他已经不是完整意义的人了。

 

此时,道德、法律、爱情、家庭,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无法打动他。

 

你可以把发毒瘾的人理解成“僵尸”,对,就是《生化危机》里那些恶臭的僵尸。你会发现毒瘾发作者和那些丧尸在行为上有很多共同点。

 

别自吹自己能戒毒,那根本不可能。

 

人无法与自然规律抗衡。所谓“戒毒成功”是最大的谣传,任何瘾君子一受引诱就会复吸。

 

 

03.

 

从生物进化上来说,生物会给予自身最大限度的、可逆的快感,来鼓励物种的繁衍。


也就是说性快感已经接近这个临界点。

 

而毒品给予的快感要强于性快感500倍,所以其带来的后果是不可估量的。
 

并且,重要的是,在吸毒的强烈快感对比下,一切人生观都将被摧毁。


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500倍……

 


尼玛的
洒家这辈子值了
你还能戒掉毒瘾?

 

04.


我见过的最高、最漂亮的小伙儿,瘾上来闹着要钱时,用菜刀齐腕砍掉了妈妈的右手。

 

他爸一边送人在医院急救,一边花钱应付公检法,让他免予起诉。

 

他当时哭着说他不是人,之后戒了一年。

 

我上个月见过他,牙全掉光了,佝偻驼背,像个骷髅,是那种马上会死的人的面相,出息了:教会了个十五岁的女孩抽白面,跟他一起租房子住。

 

05.


道上的老板厌倦了夜场里的女人,喜欢小女孩儿。

 

就让一些长得好看的马仔去中学里找女学生,用一两个月的时间谈恋爱,然后让她们从摇头丸和K粉吃起,吃到白面,领去给他,一般玩半年左右就扔掉了。

 

那么好的车里,那么好的西服里的,是鬼魅。

 

06.

 

我的母亲在我很小时被人诱染上毒瘾。

 

我对于毒品发作时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母亲拿着我的铅笔刀,一边唾泪齐下的嘶嚎,一边疯狂的深深的不停地戳扎自己手腕。

 

那时候我大概三四岁。

 

我对于那个年龄阶段的其他记忆都模糊不清,唯独这一幕我记得清清楚楚,连细节都分毫不差。


我的母亲在不被毒品影响时,是个很温柔美丽并且受过高等教育的坚强女性,她反反复复戒断复吸的次数光是据我所知就有四五次。

 

最后她在我14岁时因为吸毒导致的呼吸道疾病去世。


她在世时一直告诉我有些错人是绝对不可以去犯的,因为你几乎没有去改正的机会。人或许可以胜天,但难以战胜自己。


染上毒瘾意味着,在这场自己跟自己的战役里,除了死亡以外是没有其他尽头的。余生的每分每秒都在不停战斗,并且你只能一直胜利,因为失败就代表着前功尽弃。

 

07.


我认识那女孩儿时,她虚岁二十,孩子三岁了。和教她吸毒的男朋友生的。

 

那男的积德,自己跑了,没把孩子卖了。

 

她这次戒完回老家,主动说真不再碰了,要用余生偿还她的孩子。

 

大年初一,她和她爹吵架,带着孩子从家里跑出去住宾馆,又弄到包白面,打“崩”了。

 

120赶到的时候,孩子坐在死尸身上哭,想像以前一样弄醒她。

 

08.


我们这个区的法院院长也在戒毒所戒过。

 

他说染上是因为有人害他,也可能就是当官了巴结他的人多,大伙一哄就抽上了,正常。

 

发现之后被开除了,妻离子散呗,地位、家庭、钱,这些你原本觉得很牢靠的事儿,稍不留神,散的比夏天的乌云快。

 

强戒了两次。

 

戒了一段之后,容易掌握不住量,刚放出去就抽死了,刚满四十五。

 

09.

 

以前看到过一个报道。

 

说是一个记者还是什么的,在戒毒所采访那些人,他就不相信那玩意戒不了,他觉得那就是个人意志的问题。

 

结果他悲剧了,吸毒,写日记,最后自杀。

 

 

10

 

我爸在94年那年染上海洛因。

 

他周围的那些吸毒的朋友几乎全部离婚,已经吸死了三个人,一个在斗殴中被打死,总之没有一个正常生活的。

 

我小时候几乎半年见他一次,找不到的时候没人联络的到他。

 

每次有他的消息就是又进了戒毒所。家里算是有些社会关系,每次进戒毒所都能把他短时间的就打点出来,这二十年大大小小的他进去过十几次,每一次都刚出来几天就又复吸。

 

我小学的时候爷爷带他去打了一种什么药,就能让人睡好久的那种,他睡了一个多星期意识全无,爷爷像对小孩子那样照顾他,那时候已经十年了,全家都觉得这次可以熬到头了,下了全部心血在里面。

 

那时候我爸妈已经离婚两年多了,妈妈把我照顾的很好,几乎和爸爸断绝一切往来。

 

那次以后他好好的去工作了很久,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消失了,回来就是向亲戚要钱。


就这种动不动就消失的状态又过了十年,他那些朋友一直在间断的传噩耗。

 

下个月我二十岁,他今年五月份又被抓进去了,而且是移交到下面的地级市戒毒所。


吸毒是一条不归路。受人白眼,失去社会地位就不说了,二十年,妻离子散,男人的尊严全无,这些东西都没办法让你完全戒掉海洛因。

 

说真的,远离毒品,整个人生都会被它毁掉。

 

11


半夜三点,我见到那个人一声不吭地坐在床上不睡,过去摸了摸,床单又湿又粘,知道没好事儿。

 

打开灯看见他正用个易拉罐舌头割自己的头皮,原来是脑袋的地方变成血葫芦,从额头开始,已经割了一多半,挺完整的一张。

 

他是那种只能靠自残来抑制毒瘾的人。

 

我估计,当时要是把他脸上的血抹开,表情应该是微笑的。

 

12


他跟着查迪厅的时候。

 

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情景:包房里的大灯已经打开,十几个全身光不出溜的年轻男女还在药效里挥舞着胳膊。

 

警察们带着诡异的笑容把他们一个个拽到走廊里,清醒过来的女孩开始斟酌用两只手该怎么遮挡自己。

 

13


老师课上专门讲过,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点,就是说,让吸毒者给生活中的愉悦感打分,没感觉0分,非常非常愉悦10分。

 

最后统计出来什么结果呢?

 

享用美食,1分,性高潮,3分,吸毒,10分。

 

不信毒品的邪的,可以试试能不能先把美食和性高潮戒了。

 

14


我吸食冰毒三四年了。最近在戒毒。

 

说戒断冰毒身体不会难受的简直是扯淡。

 

刚开始的时候会头疼流鼻涕胸闷。

 

非常难受。

 

靠左匹克隆晚上才能睡那么几个小时。

 

由于毒品,我的指甲像竹子一样,全是节和竖条纹,心率不齐,舌头和嘴里大块大块的溃疡,尤其是舌头,烂的像地图一样。

 

印象很深的是一次吸太多,脚指甲掉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

 

我手机上有一个测心率的app,吸毒那几年,心率基本在130左右徘徊。

 

上面有人说,吸毒会渐渐变成欺诈型人格,是对的,太对了。

 

谎话张嘴就来,对世界充满恶意,以算计他人为乐。

想戒毒,首先,必须,脱离之前的圈子,和之前的朋友断绝联系,不然复吸是百分之百的。

 

讲两个事儿,一个当年也算呼风唤雨的人物,因为毒品,牙几乎全掉光,佝偻,面如死灰。

 

真不禁感叹路都自己走的,脚上的泡也是自己磨的。

 

还一个身边的朋友,一起溜,那天他真的吸了很多很多,精神非常恍惚了,几乎没有自我意识那种,大家都劝他等下了头散了冰再走,他不。

 

然后开车走了。

 

然后这个人就好像蒸发了一样消失了。过了很久,在江里连人带车发现了。

我开始接触毒品,第一次吸食毒品只是因为好奇,我倔,心想哈哈哈你们都废物,你们吹牛逼呢,这个怎么会那么难戒?我也试试,让你们看看。

 

冰毒和海洛因不一样,冰毒很牛逼,第一次尝试就能感受到那种快感,欢欣。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一万次。

 

不要好奇,不要尝试,千万不要。

 

尤其是现在新兴的各种复合毒品,求求你们,不要因为好奇尝试。

 

我今年才24岁,女的。我想结婚生孩子,我必须戒毒。

 

正在打包东西,准备干干净净离开这个城市,不然我觉得我迟早会死在这里。

 

想写下来的很多很多,以至于竟不知从何说起,有些混乱,看官见谅。

 

15


香港有个教会,叫“更生会”(还是“更新会”?记不清了)。

 

教会面对的主要教友,都是犯罪出狱、或是戒毒人员,那是一个以扶持“回头是岸者”为主要目标的基督教组织。

里面有个牧师,年轻时是个戒毒成功的吸毒者,后来入了神学院,中年后转到台湾传教,许多许多年过去,老了,在台北的医院(癌症)过世。

临死前告解,问他有什么心愿没有?

 

老牧师竟然说:“我好想来一管。”

 

想此君已经戒毒了三十馀年,闻之叫人不寒而栗。

 

(说吸毒不可怕,戒毒不难的,可以把我上面说的这故事,当放屁看待。)

 

16


2002年,桂强制戒毒劳教所,我同学负责管辖的片区,有十几个人。

 

在当地,被俗称为“粉友”。

 

2005年春节回家探亲,谈起其工作,他说:“我当时管那批人当中,过六成是三进宫,有三个是五进宫了。每次见我都说‘教导,不好意思,我没憋住’。”


“有没有再也没进来的?”


“有啊!见过死亡证明了。”


就是这么难。

 

17


身边就有两个亲戚吸毒,一个是我堂叔,吸了几年之后戒掉了,也娶了老婆生了个女儿,自己在跑黑车。

 

结果有次送客人去东莞。

 

毒瘾犯了,打了一针,推太快,结果死了。

 

还有一个是我表哥,从小到大家里人都说我表哥比我厉害,比我聪明,比我帅。

 

结果他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我是看着他一步一步从止咳水到摇头丸,从冰毒到白面。

 

我试过阻止他,他不听,他老爸把他当狗一样锁在家里很多次,他还是没办法戒。

 

当年他去当兵,临走之前叫了一群朋友出来唱歌,我也去了,亲眼看着他拿着摇头丸出来吃。

 

当兵的时候还逃过回来一次。

 

听说当兵的时候也有碰毒品。

 

后来回来他爸拖关系给他找个巡警当,结果当不了几个月,和几个猪朋狗友说去深圳找工作,结果偷东西被抓,被关了一年,现在好像没吸了,不过彻底成了一个家里蹲。就知道玩游戏。


他爸就他一个儿子,整个家庭都可以说因为他毁了。

 

如果他不吸毒,绝对是会是个人才。

 

18


我在戒毒所呢,我觉得这个问题我挺有发言权的。

 

我们所里现在在这里强制隔离戒毒的有二百多人,但是起码有二百人都不是第一次来了。

 

国家规定的强制隔离戒毒时间是两年,多少人都是两年的戒毒时间够了被放出去几个月就被公安机关重新抓了回来。

 

甚至在这里戒毒的时候都要偷偷的抽,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从医学上讲,半个月不吸食海洛因,身体对毒品就已经没有依赖性了,但是真正难戒除的是心理毒瘾。

 

用戒毒人员的话就是蚂蚁在咬自己的心一样。

 

所以,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别自负,你沾上了,一样戒不掉。

 

19


“一日吸毒,十年戒毒,终身想毒”不是一句空话。

 

我大学同学现在在戒毒所工作,我在他那亲眼看见吸毒者悲惨的样子,戒毒成功,出所,复吸,强制再戒毒这就是绝大多数吸毒者的生活轨迹。

 

他给我说戒毒困难、复吸率高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虽然身体对毒品的依赖可以通过戒毒所的康复训练和药物治疗来解除,但毒品对肌体和大脑造成的损害却是不可逆转的。

 

尤其是像甲基苯丙胺、K粉这些新型或者复合型毒品,不仅摧残身体,还造成脑功能损害,认知障碍等疾病,这些人往往表现的突然性的情绪失控。

这些人在走出戒毒所后,即使想通过自己努力脱离毒品带来的影响,也往往因为曾经的吸毒史被社会排斥,多次遭遇排斥无法再次进入社会,进入正常人的生活圈,这些人继而只能回到曾经的毒友圈寻求心里上的满足再次复吸。

 

 

20

 

很多自认为意志力很强的人,染上毒瘾无一幸免,无法戒除。

 

我就想说一句,大脑意志区一旦失控,自身便没有更高级别的意志来纠偏,只有靠外力了。

 

一个正常的大脑一旦失控,你便不再属于你自己。

 

21
 

我爸是个瘾君子……家里人四处送戒毒,没用。

他很爱我,但是真正上瘾了,晚上就悄悄躲在厕所里面弄,拿我存钱罐的钱去换。

 

后来在我小学六年级那年就因为这个死了。

嗯,其实我没什么印象,但是至少可以肯定一点,10年的时间也没让一个好男人真正摆脱痛苦。

 

也许那次过量的“快乐”终于让他,我家,他家解脱了。

 

22

 

一个吸毒的人曾经拿着筷子这样比喻吸毒。

 

一般人的快乐:如功成名就、性高潮,加起来,假如会有这么多:

 

 

 

所有的人间巅峰之乐叠加在一起,如考状元,名校毕业,获得专业成就感,统领一方,功成名就,与人生挚爱在一起,性高潮等等加起来,假如会有这么多:


 

 

那么注射海洛因后,他的快乐,会有这么多,可惜快乐会退减和麻木!



 

但是,注射海洛因上瘾后,如无毒品,地狱般的煎熬折磨就开始了。


假如被五马分尸+分娩+被无数食人蚂蚁噬咬+活埋+最爱的亲人受折磨,外加下地狱的痛苦,叠加起来,会有这么多:


 

 

那么海洛因带来的痛苦,至少会有这么多,而且,痛苦折磨无穷无尽,无处逃遁……



 

所以,吸毒的人会自己用烟头烫自己,自己用刀子割自己,想让自己烂掉死掉,只有在肉体很痛楚的片刻,他才可以逃离那种痛苦和折磨,但也只是能缓减、短暂逃离几秒钟而已!

 

至于真正戒除,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3.

 

我从事强戒工作近五年,长期接触过吸食各类毒品人员500+,负责任地告诉大家:

 

吸食海洛因101%的都戒不掉。

吸食新型毒品的99%都戒不掉。

 

我带过的500+个学员中,我有信心说他们能够戒掉从此不吸的,不超过2个,且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第一次吸毒即被抓,没给拘留15天的机会,直接送强戒所,还没成瘾,所以戒掉的概率大。

 

所以你现在知道毒品有多难戒了。

 

24.

 

刚去戒毒所参观回来。

 

戒毒所政委告诉我,吸毒是不可能完全戒掉的。

 

现在戒毒所里很多人只有八根甚至七根六根手指头。

 

为什么?

 

每次都断指明志,发誓戒毒,这个时候是真想戒。

 

可是往往又会复吸。然后悲痛欲绝,再断一指。后又复吸,继而麻木。

 

参观过程中惊讶的发现很多年轻的姑娘,十七八,二十上下,多数家境优越,相貌姣好,因为好奇或者空虚,认识了乱七八糟的朋友,上瘾之后很多被骗财骗色。

 

25.

 

我叔叔和爸爸他们两兄弟吸了几十年年,毒也戒了几十年。

 

我出生的时候我爸还在劳改所里。

 

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体验过一次父爱,留给我都是一群满嘴谎话的吸毒者。

 

好几次警察来查我们家水表,抓了我爸和他的吸毒朋友好几次,每天每夜都在和我妈妈和我奶奶要钱买毒品。如果我做了什麽错事,就会用一种要杀了我的脸询问我干了什麽,然後一口操你马的往死里打。

 

我如果不是我妈妈一次又一次的帮我,挡住了我,可能一身都是病痛——现在都转移到我妈身上了。

 

为了毒品还卖掉了我们家的房子。

 

我爸告诉我他根本不爱我,他只觉得他只欠我妈的,我只不过是他一时爽出来的产物。

 

后来我妈妈和他离婚,他在法庭上面全力夺取我的抚养权。说实话还是我妈把我养大的,他只是想要抚养费吸毒罢了。

 

他的朋友飞黄腾达,但是没有几个人愿意接近他。

 

可悲的是,初中的时候他刑满回来,我那时候还特别尊敬他,可这个吸毒者的内心已经完全腐烂了,利用我把我妈妈拐骗出来威胁我妈妈给他……

 

我的心里对任何毒品充满了恨,它毁了我的童年,夺走了我的父亲,还践踏了我的家庭。

 

 

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一旦接触,万劫不复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津公网安备 12019002000122号

赵治国律师

咨询:13802001907

QQ:364006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