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天津君荐律师事务所为您提供法律服务! 咨询热线:13802001907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损犯罪
妒忌婆婆买凶杀儿媳
时间:2020-09-08 15-19-41 来源:滨海新区律师咨询 发布人:赵治国律师 点击:91 次
2016年2月16日早上7点左右,浙江宁波慈溪城还沐浴在喜庆的过年气氛中。早起的阿华出门准备健身,在昏暗的一楼隔空层发现一个人体模特,随手拖到了大树边。负责打扫的老婆婆正巧路过,一看到模特身上的血,顿时吓了一跳:天啊,这不是塑料模特,出人命了! 死

 2016年2月16日早上7点左右,浙江宁波慈溪城还沐浴在喜庆的过年气氛中。早起的阿华出门准备健身,在昏暗的一楼隔空层发现一个人体模特,随手拖到了大树边。负责打扫的老婆婆正巧路过,一看到“模特”身上的血,顿时吓了一跳:“天啊,这不是塑料模特,出人命了!”

 

   死者叫赵阳,今年34岁,是当地一家医院的护士,刚搬来这个小区居住。经法医鉴定,她的腹动脉跟下腔动脉断了,就算当场发现也救不回来。随着警方调查,真相浮出水面,居然是婆婆张兰芝雇凶杀害儿媳。这对婆媳之间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让她下如此狠手?

 

  婚姻不幸的她,将爱全部转移到儿子身上

  张兰芝今年59岁。因为家里穷,她刚懂事没多久,被亲生父母送人了。幸运的是,养父母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疼爱。初中毕业后,张兰芝到供销合作社工作。后来和吴家立结婚,并且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取名吴苳。

  然而,还在儿子牙牙学语之时,丈夫吴家立的出轨给了张兰芝当头一击!张兰芝没有离婚的勇气,加上吴家立当上了厂长,她选择忍受。对婚姻的彻底失望,让张兰芝把全部的感情和精力都倾注在唯一的儿子身上,每天都和儿子一起睡。同时,她把儿子当成报复丈夫出轨的工具,坚决不允许丈夫接近儿子。一看到父子俩在一起,她就会和吴家立吵得天翻地覆。邻居们说,经常看见吴家立一个人在小区里晃悠,形单影只。

  吴苳大学毕业后,在事业单位工作。还没有女朋友的时候,张兰芝就在邻近的小区给他买了一套房子作为婚房。在张兰芝眼里,儿子长得帅,个子高,工作好,一定要找一个十全十美的姑娘。她托了很多朋友帮忙介绍,可是吴苳却一点儿也不领情,对于妈妈找来的相亲对象不来电。张兰芝为此和儿子生了不少气。

  2010年,已经28岁的吴苳认识了同龄的赵阳,并且很快陷入爱河。张兰芝很生气:“她做护士收入少,年龄大,个头矮,家里没有儿子,将来她爸妈都要我儿子养老!这个女人身上没有一丁点儿让我满意的地方,根本配不上我儿子!”

  然而,吴苳和母亲的感受完全不同。从小目睹母亲和父亲歇斯底里地吵架,他只想找一个温柔的女人,好好过日子。赵阳性格随和,善解人意,他觉得她是最适合自己的伴侣。

  儿子的不听话让张兰芝大为恼火,她天天劝他分手,还想去赵家闹腾,但被吴苳及时发现阻止了。吴家立对这个准儿媳也很满意,爽快地掏钱给儿子筹备婚礼,广邀亲朋参加。无论张兰芝在家如何吵闹,两个男人都置之不理。张兰芝无奈,最后只得同意了婚事。

  吴苳和赵阳很快结婚,住到了张兰芝精心准备的婚房里。为了和儿媳争夺儿子,思来想去,张兰芝决定搬去和儿子同住。于是,在吴苳婚后不久,张兰芝突然把自己的房子卖了,搬到儿子家中。对于婆婆的举动,温柔的赵阳没有反对。

 

  婆婆找茬媳妇忍,惊天秘密被发现

  2012年2月,赵阳和吴苳的儿子出生了。每天为了照顾儿子和孙子忙忙碌碌,张兰芝再次感受到了一丝幸福。

  这时的张兰芝有一种宿命的想法,她认为“儿子随老子”,吴苳在孩子出生后,也会和他父亲一样花心、喜新厌旧。等儿子对儿媳妇的新鲜劲儿过去了,到时,她这个妈还是亲妈,媳妇儿就不一定是媳妇儿了。所以,张兰芝和赵阳之间没有产生过激烈的冲突。只有当儿子不在家时,张兰芝会找茬骂赵阳两句。

  赵阳的女友小娜说,为了讨婆婆的欢心,赵阳经常给她买衣服,但是婆婆并不领情,这让她很苦恼。2013年3月22日,赵阳受了婆婆的气后,忍不住发了一条微博发泄不满:“自私的人!”

  但是即便这样,赵阳依然压抑自己,因为吴苳对她真的太好了。每天下班后,他都会赶回家中照顾孩子,帮妻子分担家务。他还曾经送给赵阳一个名牌包包,令赵阳的朋友们羡慕不已。2013年11月11日,儿子过生日时,赵阳发了一条微博:“宝贝,生日快乐。问宝贝:今天你开心吗?宝贝答:开心。妈妈一切的辛苦、委屈、压抑都被你这句开心融化了……”

  然而,吴苳与妻儿的亲近却让张兰芝很失落。唯一让她感到安慰的是,赵阳经常上夜班,下了夜班回家就是睡觉,她们面对面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张兰芝就当这个人不存在。赵阳值夜班时,张兰芝打着照顾孙子的名义,和儿子睡在一个房间里。

  令张兰芝郁闷的是,去年,儿媳赵阳突然不上夜班了。原来,赵阳长年累月地上夜班,身体很不好。赵阳父母心疼女儿,托了关系帮女儿调班,让赵阳告别了黑白颠倒的生活。得知这个消息,张兰芝的心顿时一沉。果然,赵阳上白班后,一家三口整天在一起说说笑笑。小区的邻居们经常看见这对小夫妻手牵着手,亲昵地聊天,两个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比起新婚,他们更加形影不离。张兰芝内心失落的黑洞越来越大。

  张兰芝做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她竟然偷偷跑到赵阳工作的医院,拐弯抹角地恳求护士长:“能不能让赵阳继续上夜班?”被拒绝后,张兰芝失落地回了家。赵阳的同事都被这个极品婆婆惊呆了!

  很快,赵阳和父母知道了张兰芝的做法,全家人都特别生气。结婚后,赵阳一直受婆婆的气,赵阳的父亲甚至动过让女儿离婚的念头。然而,赵阳的母亲认为劝和不劝离,对女儿说:“我看你还是和婆婆分开住吧,只要不住在一起,就没有矛盾了。”

  随后又发生的一件事情,坚定了赵阳要搬出去的决心。一天,赵阳身体不舒服,和同事临时换班,关着房门在卧室里休息。张兰芝和吴家立回家后,不知道儿媳在家,两人因为琐事又吵了起来。争吵中,赵阳突然听见公公激动地说:“张兰芝,你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你把自己的养母都害死了,是一个精神病……”

  根据案发后张兰芝对警方的交代,张兰芝婚后没几年,养母身体状况变差,之后一直和他们同住。吴家立非常嫌弃张兰芝的养母,“在一起吃饭时,我老公说她脏、臭,有时看到我母亲在,他就去外面吃。”丈夫出轨后,为了挽回他的心,张兰芝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让养母搬了出去。“老人一直由我照顾,他(吴家立)一直不理她,看她的眼神,就好像是一个多余的老废物。”

  丈夫对养母的嫌弃和冷漠,让张兰芝越来越觉得,年迈多病的养母是一个拖累。“10年前,一次母亲生病,我给她吃了一些药后,她就平静地死去了,我没有通知任何亲属。”吴家立虽然有怀疑,但也没有多问,喊了几个朋友把岳母送去火化了。过年时,亲戚来给老人拜年,才发现人已经没了。亲戚找上门来要说法,张兰芝出门躲了几天,一时风言风语。但是时间一长,就没人来追究了,毕竟都没有证据。但是,吴家立从那之后更加疏远张兰芝了,而且认为她有精神病。

  赵阳知道婆婆的秘密后心慌意乱,忍不住跟自己父母说了。没想到赵父并不吃惊,只是叹了一口气:“当初你和吴苳结婚时,我曾经四处打听过他家的情况,就听说过你婆婆杀死养母的传闻,但是我没当真。那时候你都28岁了,好不容易找个这么好的女婿,怕影响你们的婚事,就没把这个事告诉你。”

  原来婆婆真的是这么心狠手辣!赵阳吓出了一身冷汗,再也不敢和她住在一个屋檐下。一向习惯妥协的她,异常坚决地对丈夫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搬出去住,要么就离婚!

  2015年8月,夫妻俩花了40万元在金山村买了一套老旧的二手房。因为着急搬出去,这套房子的居住环境很不理想,人员复杂,治安也不好。

  张兰芝得知儿子要搬走后,哭着对吴苳说:“儿子,我算白养你了,你有了媳妇就把妈妈给扔了……”她每天对赵阳辱骂不休,在家里摔摔打打,甚至要跳楼自杀,整个人也变得疯疯癫癫。有一次,张兰芝恨恨地对邻居说:“总有一天,我要杀了这个儿媳妇!”采访时,邻居对记者说:“听到她这句话,我们只当是婆媳矛盾。这个婆婆太强势了,以为她骂两句发泄一下就没事了。”

  因为母亲的强烈反对,吴苳与妻子商量暂缓搬家,一是安抚张兰芝的情绪,让她有一个适应过程;二来,他们可以趁机把房子装修一下。软弱的赵阳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下来。无论张兰芝多不讲理,毕竟是丈夫的母亲,她不想将婆媳关系闹得太僵。

  之后的日子似乎恢复了平静,大家尽量维持表面的祥和。但是,赵阳已经对婆婆心生惧意,有空儿就跑去新房盯装修,总是躲着婆婆。

  张兰芝对赵阳的敌意越来越深。一方面,她恨这个女人抢走自己的儿子;另一方面,从儿媳着急搬家和总是躲着自己的举动推测,她确定自己和老公吵架时,被赵阳听见了自己杀养母的秘密。张兰芝担心她会告诉儿子,那样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形象就全毁了,母子甚至会反目成仇。

  赵阳成了张兰芝的眼中钉、肉中刺,她百爪挠心,却又无计可施。一天,张兰芝在小区里和朋友诉苦时,痛哭流涕地喊:“我要杀了儿媳妇!”朋友劝她要对儿媳好一点儿。可是,这句话却引起了附近无业游民赵平的注意。

  之后,赵平主动找上张兰芝,确定她真的想杀儿媳后,把朋友赵建国介绍给张兰芝。赵建国整天无所事事,就想弄点钱,与张兰芝一拍即合,他对张兰芝说:“儿媳妇死了,你儿子还可以再娶,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慎重处理好这件事,别人就会当成是一个意外,事情很快就能过去。”在张兰芝心中,赵建国简直是除了儿子以外最贴心的人!她给赵建国买了新衣服,还给他买了一辆电瓶车,方便他踩点作案。

  两个人里应外合,很快摸清了赵阳每天的活动规律,开始设计杀人方案。但是,赵建国的方案都被张兰芝否定了。因为,她要求赵阳必须看上去是死于一场意外,不能让人有一丝一毫怀疑到她头上,尤其是不能让儿子觉得自己是一个坏女人。

  最后,他们决定伪造一个劫杀现场。因为,赵阳新买的二手房小区住户杂乱,治安又不好,这个死因是最能让人接受的。张兰芝对儿媳的这种死法“很满意”,并且支付给赵建国5万元报酬。为了方便伪造劫杀现场,张兰芝同意儿子和儿媳搬到了金山村。但是,一切准备就绪时,张兰芝又犹豫了,一直到2015年年底,她都没有作案。

 

  儿子在朋友圈晒恩爱,妒忌妈妈买凶杀儿媳

  张兰芝在对警方供述时说:“我对不起媳妇的父母,但是他们不应该把我不喜欢的女人嫁给我儿子,谁会来救我啊!”张兰芝最后对儿媳下手,正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救了”。

  2016年年初,吴苳带着妻子和儿子一起去南京玩。夫妻俩一路上恩恩爱爱,拍了很多亲密合影,吴苳几乎每天都在微信朋友圈里晒恩爱。一直关注儿子微信朋友圈的张兰芝妒火中烧,恨得牙痒痒。她认为赵阳已经彻底夺走了儿子,她必须除掉这个女人,命令赵建国开始踩点找机会下手。

  2月16日大年初九,凌晨时两人又踩了一次点。早上6点多,趁着吴苳不在家,张兰芝与赵建国一起来到赵阳家楼下。张兰芝给赵阳打电话,让她下楼拿东西。毫无防备的赵阳穿着粉色卫衣和蓝色牛仔裤下了楼。赵阳刚一露面,张兰芝就指着她对赵建国说:“是她!”

  此时楼下没有人,张兰芝在旁边望风,赵建国朝着赵阳的胸部、腹部捅了好几刀。赵阳只喊了几声微弱的“救命”,就倒在了血泊里。为了怕路过的人发现,张兰芝帮着赵建国把尸体抬到一楼楼道内比较隐蔽的隔空层下。之后,赵建国逃离现场。张兰芝却整了整衣服,镇定地上楼抱着孙子回家。换好衣服之后,还领着孙子去菜场买菜。

  案发后,吴苳悲痛欲绝,他当天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微信:“老婆,我永远爱你!”可惜,赵阳已经再也听不到了。这对恩爱的夫妻从此天人永隔;他们年仅5岁的儿子,永远失去了妈妈。

  赵阳的遗体被拉到殡仪馆解剖,之后应该拉回家。此时,吴苳还沉浸在丧妻的悲痛之中,已经六神无主。于是,张兰芝再次成了儿子的主心骨。她坚决不允许赵阳的遗体进门,说她是被捅死的不吉利。赵阳的父母可怜女儿尸骨未寒,只好把遗体运回自己家里。

  然而,就在张兰芝沾沾自喜地以为,可以像当年害死养母那样轻松过关时,警察却迅速地将她抓捕。根据邻居提供的线索和小区的监控录像,警方确定当天凌晨,张兰芝曾与一个陌生男子到过小区,张兰芝有作案嫌疑。经过审讯,张兰芝亲口承认是她雇凶杀人。当晚,河南省商丘市高速交警抓到了乘坐客车逃跑的犯罪嫌疑人赵建国。负责给这起凶杀案穿针引线的赵平,目前也已被逮捕。

  在张兰芝对警方的供述中,她把愧疚留给儿子,将罪责推给了丈夫:“对不起我的好儿子!指使我干这件事,伤害、刺激、迫害我的人,就是没有仁义、两面三刀、笑面老虎的你的父亲!是他的所作所为造成了我的过错,真正的凶手就是你父亲!我的宝贝儿子,使你失去了母爱这是我的错,再次请求你原谅我的错,对不起啊!”

  2月17日早上,张兰芝戴着脚镣和手铐去厕所的途中,远远地看见儿子吴苳从讯问室出来。他神情呆滞,仿佛行尸走肉一般,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自己妈妈一眼。

推荐阅读:
1、民事起诉状写作指南
2、人身损害赔偿的13项赔偿项目与计算方式
3、灵魂的品级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女职工在孕期单位也可解除劳动合同

    一、案情简介: 申请人姚某于2008年12月到被申请人某机电商社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并签订劳动合同,期限为一年。2009年8月,申请人经某市中心妇产医院诊断怀孕并有流产先兆,医院开

  • 天津开发区律师 如何对劳动合同管理

    加强日常管理,提高管理水平。 天津塘沽劳动争议律师 认为劳动合同管理作为目前劳动人事部门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必须依法制定切实可行的规章制度,对劳动合同管理的各个环节

  • 民政部办公厅关于谨防有人假借元旦春节双节救助名义进行诈骗活动

    最近,一位自称蔡白萍的人假借民政部社会救助司名义,通过微信、QQ、网络等方式到处散布关于开展元旦、春节双节救助项目活动的信息。声称交5元报名费,可以得到50万元资助。在此,我们特向社会各界严正声明:我部从未委托蔡白萍或其他任何组织或个人开展元旦

  • 行政不作为赔偿案件举证责任的分配

    证据制度是诉讼的核心问题,在行政诉讼中也不例外,鉴于行政行为的先定性,法律确定了以行政机关承担举证责任的原则,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 清算组如何接管公司的管理权

    根据《公司法》的规定,清算组依法从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处接管公司的管理权,接管的主要内容有: 1、清算公司公章的接交和管理,并从接交之日起建立公章使用审批登记制度,指定

  • 公务员的生活没你想的好

    有一段话是这么描述基层公务员: 中国大部分地区基层公务员最真实的生活处境就是, 用低微的工资维护清廉形象,用副科的梦想牵住你向往的神经, 你在房贷的生活压力和维稳的工作压力中,无暇过多思想,你挣扎在对体面生活的向往中,更挣扎于理想与现实的脆弱

赵治国律师

咨询:13802001907

QQ:364006300